提起“雜割”,在我柳林縣可謂家喻戶曉,婦孺皆知;春夏秋冬,寒來暑往,尤其是每天早晨,都可以看到一個街頭、或一個巷尾,一個小攤,圍著一團人,除了坐在簡單的桌凳上的人外,還有旁邊或蹲或站的人,嘴邊放著二號碗,一個個香噴噴的樣子如饕餮之徒,真可謂柳林一景。

  但考證“雜割”一詞由來,卻不知出自何處。單就從字意來理解,雜字容易讀懂的,因為這種吃食,是混合了葷素的原料在里邊,有豬羊牛的下水、血塊處理做成的成品,還有白蘿卜、冬瓜、豆角等蔬菜在里邊,而且湯湯水水,極易下口,雜字大概如此而來吧。但這“割”字,卻不知是哪個字,本來有人寫食字旁外加一個各字的,但我查來查去,字典上又沒有,見有人用“割”代替,今天我也只能用它來冒充了。不過,我覺得這個字代替有一定道理的,那些肉類的東西,不是用利刀一片片割下來做成的嗎?

  “雜割”在柳林,可以分兩類,一類是羊“雜割”,一類是牛“雜割”,好像前者更正宗一些,用的是羊肚、羊血和羊湯做成。尤其在冬天的早晨,吃一碗是又香又辣,填飽了肚子,又暖和了身子,那真叫痛快。正因為這樣,以前吃“雜割”,大都在冬季,但現在一年四季都有人吃了,而且,以前大都在早上吃,現在中午也有人吃了,在鳳橋市場里邊, 就有一家專開“雜割”店的,吃的人也挺多。而牛“雜割”呢,放的是已燉好的牛肉細條,用的血塊大部分是豬血。在夏季,因為羊“雜割”易上火,而第二類“雜割”就可以在冬季以外的時間食用了。不過,第一類的羊“雜割”成本可能要高一些,不過,精明的商家有的看重的是長遠的利益,寧可以優質的服務來取得眾多市民的青睞。在陽城,因從事“雜割”生意的人不少,而且一年收入也不菲,一碗五元的價格,但一天卻賣到了近百碗,利潤對半,一天收入近百元,一年下來,上了三萬元。這就叫本小利大。

  談到“雜割”的味道,可能是符合了柳林人的口味,除了主要原料外,調味品少不了大蒜、油辣椒和香菜,當然食鹽、味精、醬油、醋就都少不了啦。

  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,吃“雜割”的人越來越多,看看學校附近的“雜割”小鋪,大都是學生在吃。但吃性不同,有的要辣椒、有的要蘿卜、有的要粉條,總之,有的需要多放,有的需要少放,有的需要不放,店鋪老板會根據個人的好惡問到每一個人。看著這么多的學生在吃,我想,從柳林走出去的大學生,大都是與“雜割”有很深緣分的。當然,我們回想父輩們在求學日子的吃不飽的年代,“雜割”對他們來說簡直是奢想,我們要珍惜現在的幸福,并為社會的不斷進步而成長自己,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,做一個有益于社會的人。

 

  羊雜割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