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柳林古鎮孟門,提起“熬”,當地居民會告訴你可以吃但沒人賣。只有故友重逢,貴客臨門時,主人才會高興地給你做一碗解饞。

  黃河孟門“熬”實際上是一種經濟小吃,做起來又很方便,通俗地講就叫豆腐熬餅子。與隔河陜西的“羊肉泡饃”有相似之處。先把鮮嫩豆腐切成如燉肉大塊狀,用少許蔥油小炒幾下,然后添上開水,加精鹽佐料,坐火上熬一陣子,再買幾個三角“油斜”餅,每個用手扳成十來小塊、放鍋內一起熬片刻,加上一些鮮蕪美,再澆幾滴香油盛在碗內,就可以上飯桌了。吃起來滑膩可口,食后回味無窮,尤其當作冬春早點最上口,既經濟又實惠。

  黃河關于“熬”,在孟門流傳著這樣一種傳說:明朝末年,陜北李自成揭竿起義,當時的孟門設置定胡縣城,距李自成的老家米脂只有百十里,消息傳來,人們紛紛投到李闖王帳下。他們強悍矯健,勇猛異常,能征慣戰,殺得明軍聞風喪膽。戰報傳到京城,崇禎帝龍顏大怒,視定胡為“闖賊窩”,欽命一名封號“靈顯將軍”的武將,帶兵去剿滅。

  黃河官兵到后,發現身強力壯的人都已投奔了闖王,村社十室九空,不但找不到人,連可吃的東西都找不到,人們把各種糧食都制成面粉,煎成餅,隨身做了干糧。后來搜到一些婦儒老叟,人們跪地求饒,懇請靈顯將軍寬恕這方人,頭都磕出了血。人們又用豆粉湯熬煎餅為官兵煮飯吃,沒有蔬菜,就加點鮮蕪善當菜。一邊看看老百姓孤苦伶仃的樣子,一邊看兵士們狼吞虎咽的樣子,靈顯將軍動了側隱之心。他思前想后,給崇禎帝寫了一道奏章,其中對孟門人大加褒揚,尤其借豆湯熬餅子在“熬”字上大作文章,苦諫明庭赦免這方人的“罪”。靈顯把奏章托付給副將,撥出寶劍自刎身亡。后來,副將帶著靈顯將軍的首級和奏章回朝交了旨,從此朝庭再沒派人來剿滅。

  黃河為了紀念靈顯將軍的恩德,孟門人民在黃河岸邊蓋起靈顯將軍廟,并持“熬”與香火上供。孟門“熬”也就由昔日的“救命湯”進化為今日的待客佳品。